去杜塞尔多夫吃拉面

通常出门吃饭,如果不是麦当劳,只会有两种可能。一是周围没有麦当劳,二是跟着朋友出门。

周一解决了签证的问题,递交材料的时候,得知了一个情报。在德国本科学生签证理论最长五年,之前也是口口相传,德国大学可以读十年二十学期什么的。也许专业不同,真有极品读了十年本科,但现在很少见了。德国本科学制标准是3年,根据不同专业的毕业要求,可能会因为一些实习模块的时间问题延长到七学期,也就是三年半,医学好像是九学期。总之略微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紧迫感,只是有那么一丝,目前我的状态不至于担心需要延期毕业。顺便问了毕业后签证的问题,他们建议我可以先报一个Master,读Master的过程中也可以找工作,Master这一来又是五年,之后还可以申请一年半的找工作签证。所以,如果真心想留在这儿,也不算太困难。

签证问题解决后立马开始搞驾照的事情,翻译件最后还是没有找ADAC做,找了一个柏林的翻译社,省了十几个欧元。但愿翻译公证件能被这边的车管局接受。德国拿驾照急救课是必须参加的,还得自己掏钱找地方上。我住的城市附近的都被订满了,还得坐一小时火车,到其他城市去上,反正这儿的火车其实跟公交车感觉差不多。急救有九节课,每节45分钟,一天上完。下午从培训中心走出来的时候困得不行,真有回到高中的感觉。疫情期间很多实操都省略了,比如嘴对嘴的人工呼吸,比如一些互动,这倒是正合我意,不用紧张。视力很轻松地过了,前些天从网上找图看,觉得自己好像这几年电脑看多了视力有下降。去实地也是看C字环,但用的是一个显微镜样式的仪器,相比瞪屏幕,更轻松一些。

B站的更新准备放缓了,手头压了五个视频,等这阵子大V入驻风波过去了再投。现在投完全就是白给,再好的视频也可能被算法淹没。

题文不符的部分说得差不多了,来上图。

web-20200904_R3_9321.jpg
web-20200904_R3_9321.jpg

有同学之前约我今天去杜塞吃日本料理,我来这儿这么多年,还真就没吃过日料,总感觉会好贵。他这么一提,看今年财务状况也比较好,要么就奢侈一下。寿司我看吃不饱,折中一下,吃拉面去,顺便去宜家买个之前碎掉的法压壶。
今天我是跟公交系统风水不合,早上出门骑车去车站,要能早30秒问我都能乘上车,结果在空无一人的车站等了一小时。带了相机,在附近拍了些照片。这张是站台贴着的防疫告示。
web-20200904_R3_9316.jpg
web-20200904_R3_9316.jpg

前阵子小火车的售票机也统一成DB的了。
web-20200904_R3_9315.jpg
web-20200904_R3_9315.jpg

刷卡支付的地方被人喷了油漆。
web-20200904_R3_9334.jpg
web-20200904_R3_9334.jpg

铁轨与围栏
web-20200904_R3_9331.jpg
web-20200904_R3_9331.jpg

围栏下的一处枯叶
web-20200904_R3_9339.jpg
web-20200904_R3_9339.jpg

那长长的,长长的坡道……

先座小车去大站,在那里转大车去杜塞。宜家在杜塞市郊,需要在转城市里的有轨电车,再坐公交车。
以前去的都是去科隆宜家,杜塞这边的头一回来,转公交的时候活生生坐反了,完美错过正确的车,于是又是半小时的等待,中途吃了个麦当劳,有活动五欧两个旗舰汉堡,美滋滋。
在买东西的过程中,同学催我快去主火车站碰面,搞得也是慌慌张张。法压壶顺利买到了,回去的车又给错过了一班。这一通下来,少说晚了计划两小时。

web-20200904_R3_9382.jpg
web-20200904_R3_9382.jpg

有轨电车站。
web-20200904_R3_9388.jpg
web-20200904_R3_9388.jpg

电车正通过马路。
web-20200904_R3_9406.jpg
web-20200904_R3_9406.jpg

德国海关的招募广告,原来德国公务员的职位也要贴广告的吗。
web-20200904_R3_9392.jpg
web-20200904_R3_9392.jpg

在市区看到的玻璃回收箱。德国的垃圾分类不像日本那么严格,除了四种基本垃圾外,玻璃,电池,家具需要单独投弃。玻璃根据颜色细分为不同的种类,需要投到对应的铁箱里。这种箱子一个镇可能也就有一个,定期有车过来清空,所以不能像丢日用垃圾那样往院子里的垃圾桶里扔,每次都是攒了一些玻璃瓶,跑两步去镇中心一起丢掉,比较麻烦。可以看到,回收箱顶上放了几个盖子,说明丢垃圾的人做的很仔细,原则上盖子要丢到可回收物中去,但我看还是挺多人连着盖子往里扔的。
web-20200904_R3_9409.jpg
web-20200904_R3_9409.jpg

杜塞的电车年龄可能比我都大。

终于可以吃饭了,杜塞尔多夫是欧洲日本人最多的城市,有日本街自然不在话下。整条街都是日料,日本书店,日超等等。随便找了一家拉面店,店内满座,便坐在店外的露天摊上了。或许真的是我太过敏感,一起吃饭的两个同学点菜时的表现让我实在有些尴尬。
就座后,有店员拿出菜单。菜单里真正的菜不超过30个,这点也就算是日料中的快餐吧,也刚好是饭点高峰期。过了五分钟,妹子店员出来点单,我点了一碗味增拉面,还有小杯可乐。本以为按这个节奏另外两个兄弟也能接上,结果尴尬的地方来了,他俩使劲来回翻动菜单,中途用中文问我这是什么东西之类的,店员站在一边不说话。我总觉得这样多少有些不礼貌,在给定的时间内没能决定自己要吃的东西,也是浪费了店员的时间。店员是日本人,会德语,但显然不会中文,在交流参与者中有外国人的情况下,非能力问题说别人听不同的语言是非常冒犯的。换位类比一下,俩印度兄弟跟你聊天,他俩突然开始叽里呱啦的说鸟语,你就得在边上看着,啥也听不懂,要他们说完了给你翻译一下大致内容也就算了,要啥也不管继续跟你对话,如果是我,我会有种强烈的被排挤感。
好在是几个人一起,对于国人的印象我想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随他去吧,以后要避免尴尬就一个人来或者做个东。

web-20200904_R3_9414.jpg
web-20200904_R3_9414.jpg

点菜的票根

web-20200904_R3_9417.jpg
web-20200904_R3_9417.jpg

原味味增拉面,感觉也算不上非常好吃。如果让我在巨无霸和这个面里选,我会选巨无霸。面里放了豆芽和这种甜玉米,一尝就知道是罐头里弄出来的。有两片肉,因为就两片,没吃出啥味道。近来一直素食,偶尔吃肉还有些不习惯了。面有棱角,大概率是用面皮切出来的,真正的日本拉面我也没吃过,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说。
web-20200904_R3_9418.jpg
web-20200904_R3_9418.jpg

同学点的酱油面,跟想象中的酱油面还是有差别,不只味道如何。
这家店汤底确实一般,味增的味道不是很明显,能感觉得到,但再一品就被咸味盖过了。
web-20200904_R3_9422.jpg
web-20200904_R3_9422.jpg

一些揚げ物,一小盘要六欧元,性价比有些低。
面的价格是10.5欧元,算是……便宜吧,对比德国其他的餐厅。

这次就当开了个头,踩了个点。以后自个儿可以来探店,也是不错的视频题材。

评论区

已有 2 条评论


欧洲除了吃价格贵,其他没毛病,以前旅游总爱去超市买吃的..

对。要么日常麦当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