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80 天前,最后修改于 18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气。

前段时间,住在楼上的同学的好友,另一个专业的一个妹子来我这儿复习Python备考。开始我寻思我都没这课,完全就是业余玩玩,能给人教好么。要来了课件,其实也没有想的那么难,只是要过的话,能搞定。也不知道是那阵风让她直到我略懂一点Python,怕不是我楼上的同学见我用别人的爬虫偷懒就把我当成Python带师了。

这个妹子的气质和我一个初中同学相仿,放在高中的话,不说是第一第二,但肯定是成绩稳定在前。老师找不着茬,平时该怎么皮怎么皮,人际关系处理的应该很好。后来看了几张发型不同的照片,我被女生打扮换脸的操作惊到了,不过再怎么换,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哎呀,人家可是带着男朋友来的。男朋友实在预科找的一个儒雅随和的男生,他们和我楼上的同学经常打牌喝酒以及抽烟,关于我,他们大概也只是听说过罢了。

Python一讲就是几个小时,本来周六下午就没有公交车,要回城就要走一个多小时的路。傍晚下起了大雨,她提议,楼上同学的房间大,还有一张空的床垫,以及一个三人沙发,可以留宿。但好像楼上的同学并不是特别情愿在房间费劲整出能容下一张床垫的空间。我说,要么通宵吧。随口一说便成了真,四人晚上吃完咖喱,开了一瓶40度的伏特加开始聊天。

我们四个刚好来自全国四个不同的省份,聊聊当地的饮食方言特色之类的。国内冠状病毒正是个大话题,紧张的气氛通过朋友圈,各大媒体传递过来。每个地方的处理方法都不太一样,不地道地说,有些地方的处理方法事后回味起来估计自己都想笑。

这个年龄,几个人喝着酒唠嗑,有个话题终归是躲不掉的。关于恋爱我把我思考了两年多得出的结论跟他们分享了一下,期间他们提出的问题我逐一解释。逻辑严丝合缝,理性分析确实无可挑剔。但我的结论是,保持被动和理性。难以置信,他们的疑问都是我曾经问过自己的问题,不假思索的回答就像被到滚瓜烂熟的政治答案。刚好前段时间看了很多法考的视频,我也不知道为啥法考备考的视频那么吸引我,难道是里面千奇百怪的案例?看过,笑过,其中一些重要的知识点也潜移默化的记下来了。在恋爱中,很多事情可以用主客观相统一原则做评判。说简单点就是心里的出发点和实际的结果,如果恋爱双方都能理性的用这个方法分析,恐怕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争执吧。

知乎中看到过一个很有趣的提问,大学生是否应该谈恋爱。底下有截然不同的两种声音,赞成谈恋爱的主张凭感觉,他们更多的觉得这大概是最后一个可以不谈房不谈车的机会了。不赞成恋爱的认为要以学业为重,这四年,没了高中那时候唯一的目标,束缚少了,年龄增长,逐渐认识这个社会,是可能性最多的四年。我很好奇,人为什么非谈恋爱不可,所谓恋爱,距离婚姻到底有多少远。知乎下有个及其简短的回答,如果要做凡人,那就放心的去谈恋爱吧。如果有理想,就不谈。倒不是说我在这儿还要自恋的表示一下我多么有理想,我只是觉得他讲的确实不错。人这一生,有很多活法。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个世界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一次冠状病毒牵起了人们对于非典的回忆。这十几年里,什么变了,什么没变…… 那时候的腾讯是什么样子,哔哩哔哩,淘宝还没有出现。如果说,想要平凡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组一个家庭。做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中产阶级,收入不愁吃穿,买房买车,出国旅行…… 想做到这些,当然不简单,但也不难。如果说,想要搞点事情,至少让世界听到你的声音,离开这个世界,不至于什么也没有留下。这也不简单,但当然也不难。

中学时代,枯燥的课堂夺取了大部分的时间,周围的人和你一起长大,不会感觉到有什么特别值得怀念的事。但如今,我总想有像SteinsGate里那样可以把记忆传输回过去的机器。回到高中,我肯定不会再把学习看的那么重要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大部分人想的应该都是如果当初好好学习,我却恰恰有些后悔当时在学习上花了太多的时间。虽然说SteinsGate中的装置从物理角度解释还真就成立。CERN就是个超级加倍版微波炉,对撞粒子使其坍缩成迷你黑洞。这种黑洞的能量很小,但它依然是个黑洞。如果能让黑洞以极高的转速旋转,奇点就可能可见。把物体是不现实的,但如果是信息,或者是数据呢? 如何接收是个问题,而且生物学也并没能高效的提取记忆。但毕竟理论可行,这波操作也不是纯粹的幻想。回到过去短时间内无法实现,能做的就是不让未来的自己,对如今的作为有所不满。

我曾问过已经谈过三个女朋友的学长,爱情能带来什么,他的回答并没能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看到的是,谈恋爱会花去时间,如果那位还不太通情达理,那还会耗去大量金钱。能带来的是性,占有的成就感,以及那偶然的,一点点的幸福瞬间。前两者在执着于大量工作的时候会完全抛在脑后,缺少幸福感会让人寂寞。不过要是自己足够精致,给自己认真的煮一杯茶,好好做一顿饭,在便签纸上写下可能会忘记的事情贴在桌前。从恋爱的功能来看,似乎没有什么完全无可替代的东西。真正缺的,恐怕不是爱,而是真正志趣相投的人。总之,和她坐在一起不会无话可说,也不用努力的找话题。保持好奇,即便是新的领域可以有共同话语。在线上,想要找到这样的人不难,或者说,可以找不同的人聊不同的事。线下就不是很方便,如果是个男,成天约出来聊天恐怕有些奇怪。作为钢铁直男这是终极无法接受的,所以是个妹子就会自然很多。但若是妹子有男友,也不合适,这么做也不符合一般人价值观,所以还得是单身妹子。好了,我们来看看,单身男女每天聊天约会,这不就又成了谈恋爱么。矛盾之处就在此,前面的推理可以证明恋爱的要素可以被省略,绕了一圈,找到了这样的人,又会回归恋爱。究竟要如何做才能精确把控这样的关系呢?

和他们聊完这个话题后,三位烟友到阳台各抽了一支烟。村里没有光污染,远处的松树林仅存轮廓,三个人的脸被房间的灯映得发光。冬天的雨夜足够寒冷,他们吐出的烟气,混合冷凝的水汽迅速消散在雨点中。

我抱着许就没拿起的iPad4翻照片,不知是网络的卡顿还是7年前的机器已不堪重负,NAS里的高中时期的照片缓慢的一张张加载出来,显示出来的每个缩略图都能勾起当时的回忆,而下一张会出现什么,却又完全没有数。

因为我对信用卡的消费模式非常反感,而又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开销每年只回一次国,资金完全靠每年的一次性补给。住在农村的小房间,还没有德国驾照。从资本的角度说,目前的条件最适合做的就是宅在家。看番,敲代码,做视频……这一切似乎理所当然。但并不意味着我准备保持这样的生存状态好几年,或是好几十年。了解新事物并去学习它并不是真的为了以此为生,而是要知道这东西能干什么,免得以后雇人或者谈合作被对方的专业知识耍的团团转。

今天早上被冰雹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叫醒,想想事务甚少,不如再睡一会儿。昏沉的天让人忘却时间,醒来已然是中午。看看手机,2月11日。是同专业的德国朋友的生日,也是她的生日。没有太多想要说的,用短信给德国朋友发了德语的生日快乐,随后打开微信,用同样的德语给她发了一遍,挺意外的是微信居然能识别,下起了蛋糕雨。

曾经她给我的评价是我有些危险,以及以后可能会过于专注工作。前面的这个危险,可能是对我某些兴趣爱好的理解有些偏差,后面这个我倒觉得是个优点。如果我是给人打工的,工作的内容纯属苦力,可有可无,换个人也能随时取代,那我也许不会太投入其中。但如果是我自己的公司,或是工作的内容非我莫属,那废寝忘食,全力投入是应该的。很多妹子无法接受这样的想法,这也无可厚非,感性的思考问题得出的结论经不住逻辑的考验。如果将来需要谈恋爱,这一点上无法达成共识而去做一些无端的保证,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这是一个平衡的宇宙,在同一时刻平衡,也应在整个时间线上平衡。现在的做为埋下的是种子,将来能长出什么,绝对不是随机的。

既然平凡的或者和烟花绽放般的活着都不容易,何不去闯一闯呢?

评论区

点踩数过多的评论会被枪毙

已有 2 条评论

人真正需要的是一个能聊天的人,聊的时候不需要秒回,谁有空谁回一句吧,一个话题完了就自动沉默,不用说什么晚安再见下次聊,什么时候有了个念头就给对方发,看到好笑的图、好听的歌、好看的番也可以发。

也许可以用AI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