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年末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217 天前,最后修改于 217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气。

面对屏幕,手放在键盘上,刚抬起的手指又缓缓落下,硬是没想出一个让我满意的题目。

一晃就是五年,每当年末,总还是会想起那段不可思议的时光。

昨日,写完以上两行后,物理专业的学长突然邀请我坐他的车去采购干粮,顺便出去转转。我寻思我从20号到现在都没去购物了,柜子里的粮食,勉强能撑到一月2日商店开业。但既然他能开车带我去购物,那我可以尽情的买些更沉重的果汁回来囤着,何乐而不为。

第二天出门前,犹豫了一下,草率的判断三块电池应该够用,于是没带上充电宝。同学很准时的开着他刚租的崭新大众高尔夫运动款出现在我的门口,他的兴致看起来比我高多了。简单的讨论后我便附和他,去比利时的国家森林公园徒步。看得出来,他确实爱开车。只要是高速,必开180。

180
180

夜路回归也不例外。
路上除了拍摄素材,听音乐,就是考聊天打发时间。他比我大整整一届,人到了大学,看上去都差不多大,说是一届的,估计大家也都信。算上预科,三年,他谈了三个女朋友。真看不出来,文质彬彬的外表下撩妹能力居然这么强,我等发自心底的服。仔细问细节显得不礼貌,我便只是了解了大概的情况,他描述了未来的一些打算以及和现任类似浪子回头般的交往历程。
20191230_A6_9642-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642-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660-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660-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678-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678-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688-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688-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695-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695-LR WEB 750.jpg

在森林里,我们急于走到水库。于是离开了大路,想办法越过小溪,穿进密林里。地面状况越来越糟糕,杂草坑坑洼洼,凹陷处还暗藏小水坑。断枝横竖散落在地上,也是天然路障。不一会儿,学长同学表示累了,需要休息。看了看手环,一万一千步,心想,看来现充也不是个个体力胜过阿宅的嘛。又走了几个公里,我们停下来休息的次数逐渐增多。好不容易走上了大路,看刚才绕了不少路,决定放弃继续前进,水库还是要去的,开车去。
20191230_A6_9743-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743-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752-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752-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758-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758-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769-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769-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806-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806-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826-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826-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831-LR WEB 750.jpg
20191230_A6_9831-LR WEB 750.jpg

为了快速回到停车的地方,我们再次选择穿越野林。森林里能见到的地形我们都遇到了,不夸张地说,跋山涉水,总算是回到了车上。大家都有些饿,在Aachen采购完粮食,我们去附近的中餐馆吃自助餐。自助餐的奸商除了强制要求消费酒水,另一个套路就是往菜里加糖,让你更快的吃饱。两盘下去,在看着那近乎是用糖浆泡过的炸鸡就头晕犯恶心。剩下的一个小时我开始只吃水果,学长困得不行,昏沉的坐在桌前翻动手机。哎,一会儿还开车呢,这会儿这么困可咋整。

我也不是神仙,到家后,坐下就不想起来了。虽然只有两万步,但基本都是一脚深一脚浅的烂路,着实有些累。不过好在多余的精力消耗完毕,自然之气也得到了补充。明晚跨年,学长会开车接上他的女友去科隆看着夜空绽放的烟花,浪漫的一起跨入2020年。
而我,大概率早早的睡觉,梦里啥都有。

回到标题,此时写文章的的心态已经没有昨天写下标题时那么复杂了。前两天,我躺在床上翻了翻朋友圈的动态,看到了她和他现男友在中国西南部游玩的照片。几年不见,照片上也没看出有什么大变化,还是那个熟悉的风格,还是大红色的围巾。我该不该给她点个赞呢,直接当作没看见略过这样不是更显得自己还在纠结么,要是点下了赞,也许可以从侧面说明我已承认她的新欢,显得自己坦坦荡荡的拿得起放得下。心里是这么想的,点下赞的按钮,心里突然有种赌气的感觉。好像还是无法像给一般的动态点赞那样轻松。
朋友圈点赞我一向对事不对人,如果照片或内容确实让我觉得值得点赞,我便会点上去。她的那几张图恰恰符合了我点赞的要求,也就是说,此时必定得点个赞上去。她很少发动态,几个月偶尔见到一次,多数还会把脸码上。毕业以后,真就是一点交流也没了,谢师宴那段时间,我还能最后Turbo boost一下,装一副淡定的样子,仿佛一切都能像毕业相片一样合上书页,和校服一起封印在纸箱中。

我想,我已经在以往的博文中多次提及那位,毕竟我的感情经验甚少,谈到了这方面,好像我的选择余地很少,看上去就好像我老是纠结于此。很想用一篇十万字的文章终结这个话题,但实际动起笔来,又不知道改从何说起,从何结束。我觉得整个过程中最难以理解的是,我们为何会逐渐分开。不是大吵一架,然后一方很郑重地表示算逑。我的印象里,她觉得学习比较重要,让我也花更多的心思在学习上。虽然事实证明,投入更多精力到学习上效果并不明显,倒是牺牲了业余爱好的时间挺不舍的。每个人的学习能力不同,准确的说,是每个人学习不同的东西的速度不同。有些东西,我如果能从逻辑层面理解,比如物理,那后续的学习都会很轻松。如果不能,刷再多题也是无济。

明知道自己强行向一个并非天赋属性的学科成吨输入时间精力,难受归难受,样子还是要做出来的。不然人家说,试都没试你怎么知道不行。我只能暗示自己,进了学校就像是在监狱,一天除了吃饭睡觉就得坐在教室里,坐着发呆,坐着看课本,坐着写题目。我发现一件多年没有发现而又非常可笑的事,以前我不愿意这么做是因为我知道作用不大,把时间花在其他东西上效益更高,但老师家长好像都不是特别支持。结果现在就跟傻了一样定在教室里,老师赶快给家里反馈,他最近学习可认真啦云云。莫名想到电影《飞越疯人院》的剧情。

我想,我都这么假装好好学习了,她应该很满意吧。不料,人家此时开始和隔壁班某男生谈笑风生。我倒不想干扰她正常社交,但好歹理一下我呀。没啥办法,我让人去跟那男的介绍了一下我。年级里我的知名度还挺高的,具备大量非常规技能,而且非常乐意提供各种技术支持。人家听了,感觉我这人还是摸不着底,但也和她稍微保持了距离。

很久之后,我从她朋友的口中听说,她似乎在提出学习计划之后的不久就不打算鸟我了。而我这边出现了典型的信息不对称,所以做出了比较憨批的操作。总之整个过程,令我极不舒服的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束时间。我喜欢有始有终,即便是分开,那也最好是有个精确到几点几分的时间点。至少我在封印这些相关物品的时候可以贴上从何时到何时的标签。和她的这个过程,几乎感觉不到收尾。

几个月后,我似乎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由于发现呆在教室里不动这个方法太过舒服,节约能量,还能不招惹老师。我继续延续了这一做法。除此之外,我开始思考和她的每一件事,是否存在更好的处理办法。这就像下围棋,开始的棋子落下,往往不会有很直接的影响,但在最后,先前的每一步都关系到成败。那时候刚好是Alpha Go的各种对局,我还想着能不能用电脑帮我运算一下。

这样的反思是很很有帮助的,每次反思的成果返回去带入到条件,如果我这样做,会不会导致其他的问题。这样的思考,进行了很久,我感觉我都快成感情大师了,期间找了很多当时的旁观者,有她的室友,询问一切相关的话题。有和她经常玩的男生,问问他的看法。最终,我得出的结论,这大概是逻辑方式的问题。换句话说,如果是我主动,那估计只有计算机能够答应了。遇到判断决策,我会在脑中搜索相似的抽象化后的问题模型,并同时回忆当时结果的优劣,然后再类推做出对眼前问题的判断。如果没有足够的模型输入,我的决策正确率就会很低。人的情感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它不是理性的,它存在荒谬的突变。也就是说,遇到情感上的问题,没有一个更好,或者更坏的答案。每一次的答案,和最后的结果不能形成映射关系。妹子对决策结果的反应,甚至可以脱离决策本身,转而关注其他无法预料的东西。

和学长吃饭的时候,我问,你觉得能力和财力,哪个会对妹子更有吸引力,其中能力包括了才华和各种技能。学长答,能力。
恐怕我还是忽略了一些东西,以学长的资质,三年换三个女朋友。我却和弹幕里的各位共享了多年的二次元纸片女友。这么多年,还是很遗憾,没能分析出和妹子的正确相处方式。

看着她发的照片,还是有点酸。

争取早日把二次元纸片人带到现实世界里吧。

评论区

点踩数过多的评论会被枪毙

已有 4 条评论

景色真的漂亮啊

这篇森林公园人很少,走到深处很梦幻。 OωO

说到相处方式,聊得来,自然不会尴尬,互相尊重,能说笑也能安静,反正最起码各自都是舒适轻松的状态,这样不就已经是挺好的一种相处方式了。

要保持这种平衡比较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