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928 天前,最后修改于 926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气。

暑假回德国时,在机场帮熟人带了一条烟。完全不懂烟竟然还有这么多的种类,这倒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人在柏林,如何把货物运送到他手上成了最大的问题。
转眼就到年末,一直拖着也怪不好意思。烟不能邮寄,解决方法无非两个。他过来,或者我过去。简单的交流后,我大概觉得他是不想过来的。说实在的,我也并不想去柏林。火车票价格不菲,如果要过夜,更折腾。况且柏林我已去过多次,父亲甚至在那儿工作过一段时间。
不过这烟,老放在屋里,似乎也不是个事儿。
说走就走,就当是给以周为单位陷入平淡无奇循环中的生活来点花样。
不巧。出发当天下起了大雨。
冒雨骑着车到了火车站,自行车的车灯坏了,用手机照亮漆黑的路。车站只有另外两人,都带着帽子,手机荧幕的光照亮他们呼吸所产生的雾气。转眼看看自己,衣服上已沾满了水。

C7383263-A245-4193-AFBD-788D60149FD5.jpeg
C7383263-A245-4193-AFBD-788D60149FD5.jpeg

到了科隆,坐上了ICE。车里很多座位都被预定了,行李架下方的小显示屏会显示预订信息,亮着的屏不少,人却没几个。深夜的列车,出奇的安静。
B757B216-B86C-42FB-B1B2-07B6011288A2.jpeg
B757B216-B86C-42FB-B1B2-07B6011288A2.jpeg

9EF6A7F1-28A6-4E77-AAF5-FD48BEC5CC3E.jpeg
9EF6A7F1-28A6-4E77-AAF5-FD48BEC5CC3E.jpeg

评论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