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没有干劲

这几天德国的最高温度持续在30℃以上,唯有夜晚和清晨打开窗户能感受到一丝凉意。

计划里,暑假是要高产视频的,本有打工的机会也推掉了。开头两周做的不错,两周产出9个视频,突破了我以往的记录。指望暑假结束到9月中能把粉丝数翻个倍,想的很美好,现实很骨感。9个视频加一起还不够一万播放,不是因为是品质不够,是恰好遇上了B站的算法更新。对于高产,现在没有什么所谓的流量奖励了。好吧好吧,既然如此高产和佛系更新的效果一样,何必把自己整的那么紧张。假期里必须要做的事不多,完全在家躺一天也不会有什么罪恶感。

昨天早上出门跑步,想试试Airpods在运动状态下会不会掉,顺便去村口扔攒了很久的玻璃瓶。返回时绕了一圈麦田,远远见着个遛狗晨跑的人,我下意识地扭头往反方向跑。我才意识到,我很久没和人打交道了。

最近保持吃素,已经三周了。不做肉就不需要经常去超市,在家里,虽然常看见房东和他的朋友在院子里喝酒吃饭,后面的院子也叫来了工人改造。我甚至不想拉开窗帘,正午,太阳晒得烈。唯独我这间小屋没有二楼,太阳的温度从天花板上渗下来,像个温室。不开窗透气,完全没法生存。

开窗,如果院子有人,我便不愿使用扬声器。戴上耳机,又怕有人找我我听不见。矛盾之中干脆啥都别听了,看点书吧,这热的又让我静不下心。翻来覆去,开门去厨房整点吃的,就连厨房都比我这屋凉快。噢,要不干脆直接在厨房搬个椅子得了。那也不行,楼上住的这哥们儿得做饭,他做得到底是啥,我也说不清。清一色的是热油抄蒜和洋葱,加土豆,葱,白菜,再加肉,各种各样的肉,洒下大量调料,来自五和四海的调料,接着加水下面,或是放入米饭。问他咋不照着菜谱做点正儿八经能叫出个名的菜,他回答说麻烦。倒也有道理,你说做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吃下肚还不是混在了一起,开始就都放一起从科学层面讲,没有区别。我想了想,MC里有道《谜之炖菜》似乎很符合这个设定。做出来的东西永远装在一个巨大的不锈钢盆里,他抱着这个钢盆上楼,厨房里混合香料的味道,通常要在第二天早上才能消除。

主观的来说,他做出来这个菜的品相和气味,换我的话很难产生食欲。作为理科生,还是要来分析一下原因。我曾经看到过一篇文章,是关于养猫相关的。其中提到,猫没有感受甜味的细胞,而可以感受脂肪。所以给猫吃奶油,对猫来说味道根肉没啥区别。对于吨位较大的人群来说,这一点是类似的。忘了说了,楼上这哥们儿也算是个重量级人物了。这类人群的味觉感受器,也就是味蕾,对于甜度之类的的感知是低于普通体重人群的。也就是说,他们通常吃的口味会比较重,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做饭会下那么多调料了。

每天,他只做一顿饭,通常是在下午。早上他会下一趟楼,洗漱,奥里给,顺便从冻箱取一块肉放在厨房自然化开。只要他开始炒菜,那些烟气就会从门缝里悄然流入我的房间,久久不能消退。更蛋疼的是第二天早上洗脸,毛巾上都会残留一股洋葱味。当然了,我一向包容,有些事情想通了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既然常拿过去的好日子根现在的不幸遭遇做对比,那就不如直接站在明天的角度来看今天。今天一切,即便是痛苦,也应微笑面对。因为明天,在有更大痛苦来临时,就会觉得今天这些都是P大点事儿。况且,有些事情没有必要去改变。人家做菜味儿重,这里头也没个谁对谁错。我能做的,也仅是把门缝用胶条贴住,尽量不让烟气进来,另外让他做饭的时候把过道的窗户打开。

早上洗漱,不想在别人奥里给之后的一股难以描述的味道中刷牙,只得尽早起来,还困大不了洗漱完再睡。看似是受了委屈,在我看来实则都是交易,只是没有写清条款的交易罢了。选择合租,省钱,作为代价,就是可能要忍受别人在厕所留下的味道,要忍受印度咖喱持续的熏陶…… 仔细想想,这些代价和独居增加的房租比,哪个更有价值。以及,目前的经济状况,有没有必要增加支出,来避免这些烦恼。独居的房子依然有新的隐患,这些事出现的概率又有多大…… 再来看,现在的情况也许就已经很不错了。

视频制作持续失去正反馈让我缺失动力,其他方面依旧是迷茫。我的绩点不算多高,但至少改过的都给过了,没啥意外也能准时毕业。这也意味着我舒适的日子进入了一年的倒计时。一年后,我要找工作,或是换个地方读研,我必将离开现在的房子,我需要搬家,要把所有杂物放进箱子,要拆掉桌子,租新的房子,要准备新的签证材料,融入新的朋友圈…… 这一切,都需要我自己来安排。生活,从来就不轻松。

辛辛苦苦做的视频搬到Youtube拿去盈利了,维权一个多月还是说证据不足,写了200页材料,我是真不知道要怎么证明我是我。昨天一刷新,哈,刚更新的几个视频又被搬过去了。有气也没地方出,这就是社会吧,算是提前感受到了。

下周做几个分享素食的视频吧,真希望内心能像自己吃的一样清淡。

评论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