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忙,这就是生活吗?

web-135.jpg
web-135.jpg

因为我家离超市比离学校更远,以前都是下课了顺便去趟超市,最近一直不用去学校,超市也就很少去了。有天打开柜子发现吐司面包吃完了,库存仅剩两个鸡蛋和一包面粉。恰逢周末,没有公交,总不能就这么饿死罢,于是做了图中的Pfannkuchen。
每年春夏之交,总有很多事情发生。六月初有挺多事情值得写点东西讨论的,这个想法一直挂在心头,但真正拿起笔却不知从何写起,后来再一想,写也改变不了什么,还是算了。
走出高考考场已是第三个年头,不知大家考完最后一科,走出教室,向着考场外走去的路上怀抱着何种心情。时隔久远,我的记忆有些模糊,大概是一种既想倒头睡三天彻底休息一下,又想通宵一晚庆祝解放。好吧,想归想,最后的实际情况是为了隔天的毕业典礼通宵制作视频。
一年后的这一天,我已身在德国,为了一场决定命运的考试做着准备。通过考试未来的几年便有了着落,若是不通过,或许就得被迫离开这里。那时候的感觉,与备战高考时的状态很相似,考前几日睡不好觉就去麦田里跑步。
再之后的一年,印象不是很深刻,毕竟算是从摇晃的破船踏上一小片陆地了。
今年,给我的感觉就是,忙。。
之前说过,疫情导致不能去学校做实验,所有实习实验都改为网上进行,这样也不存在设备不够的情况。教授们索性取消了之前的分组,要求每人独立出份报告。有些找不到往届参考的实验就只能硬写了,交上去的报告,有时候还会被发回来要求修改。每天的事务就是写报告,交报告,改报告,写新的报告。时间如果还有空隙,还得做习题课的作业。要说一天的时间都被安排的精确到分秒不差是不可能的,只是空闲的时间,比起做视频,写文章,我更愿意去厨房洗早上的咖啡杯。
也许这就是上班后的生活状态吧,仅剩的空闲时间宁愿什么都不做,心比身体先累了。之前看了一本书,罗伯特清崎的《穷爸爸,富爸爸》,财经类启蒙读物。里面形容社畜的生活像老鼠赛跑,跑的越快,来的越多,永远做不完的工作,一直攒不下来的钱。要改变这种局势要靠控制资金流,说白了就是理财。理财的方法挺多,投资算一种。我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一直关注黄金,学了不少技术面的东西,赚的总体比亏得多,最近稍微为大胆了些。结果前两天这波异常的暴力拉升把我的空单套的死死的,还是着急了,想赚大的还是要再研究一阵子。
就在刚才,我交上去这周最后一份报告,原本预计周六完成,昨天爆肝到凌晨三点,现在算是提前搞定。明天要么就去科隆转转吧,听说宜家最近打折,好久没出去了来着……
下周估计又得改三份批回来的报告,月底陆续有考试开始,也就这个周末稍微能松口气。

评论区

点踩数过多的评论会被枪毙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