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449 天前,最后修改于 819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气。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我是目的性非常明确的那种类型,做事前会分析投入产出的平衡。同时也会优化处理事情的顺序,多余的路我一步也不想走。所以,如果当我在做一些漫无目的的事的时候会很尴尬。这种情况多半在和熟人打交道的时候会出现,然而这里说的熟人,好像也不是大家所认为的那种熟人。我的交际方式好像一直就很奇怪,我可以完全独立的生活,别的圈子也可以搭的上话。在群体中也不会被孤立,找人帮忙好像也是很方便的事。可能,有点像NPC? 大家莫名的就会发现我在某些技术方面比较在行,会主动的来找我解决一些问题,我能解决的话对方肯定是非常感激了。不过要说朋友,这个定义我也一直没有琢磨透,究竟什么样的关系才能算作是朋友。在我的认知体系中,我有讨厌的人,这类人,一般也是接触过后被我判定为,和他们在一起会让我不高兴。中间的一大部分便是所谓的认识的人吧,这些人我多半是有过交往,并且觉得还能说得上话的人。但这些人,我总觉得还不及所谓朋友的要求。 再就是一些我所仰慕的人,他们的高度对我来说,暂时遥不可及。不过我对他们的作为非常欣赏,是我希望结交的人。然而,这里的问题就是,他们可能不愿意和我交朋友。 越说越乱了,朋友这个概念实在是太复杂了。没有个评判标准,也没有个职责范围。

说点其他事吧,近期在B站发现一个叫圣司轨的主播。早期关注她的时候没有想到她是这么厉害的学霸,于是便上前去关注的。当然除了学习,其他方面做的也甚是厉害。直播一个月的综合成果远超我两年的做为。不由自主地要膜拜一下。让我心情复杂的是,她有时会在直播的时候戴着耳机听我的直播。这种奇怪的感觉只有亲身感受过才能体会到吧,在几千人面前带着耳机光临我这远离浮华的直播小屋,有时还会在我这里发送弹幕。

于是又让我这个情商负数的技术宅心情复杂了,我便是经常在该多想想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感受,然而不该多想的时候开始胡乱分析。后来甚至会不知所措,我甚至会想去挽留住这种待遇,虽然是无理由的,也许只是害怕失去。我曾有想法直接去问,该如何做,才能保持目前的情状。但是个人也知道,这种问题根本没法问出口,也不会得到答案。大多数人并不会纠结于这种问题,我有时也奇怪,难道其他人不会害怕失去么。有能力守得住事物却选择放弃,以后难道不会后悔么。对于我来说,能仔细了解一个人是不常有的事。一方面我会想去珍惜其中的联系,另一方面我却不想打扰对方的生活。这里也是不得不说我看不惯某些人的相处方式,通过安排对方的时间来接触对方。被安排的一方要么是毫无感觉,要么是欣然接受。总而言之,打扰别人是不对的。

也许,所有人对我来说,都只是过客。

——Fkun

评论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