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了实验室管理员的兼职

收到了学校发来的招募邮件。看了一下,这不就是很早以前做实习的带队嘛。印象很深刻的有个中国妹子是最后一天的值班带队,从八点到十二点,整整四个小时,她说了六句话。剩下的时间都在自习,快结束了我问她关于实习报告盖章的事情,她直接开始中文回答。
是她,给了我足够的信心申请这个位置。虽然后来听说她也只是帮人顶替了这个岗位,本来并不是她。好吧,总之这个念头很早就有了。

当然给学校打工本来就不是冲着工资去的,我觉得倒是好玩。带着新生做实验,看看他们写的东西。报酬当然也不低,我说不低是考虑了工作内容。主要就是看着他们做实验,给他们相应的实验器材,有问题了回答一下,突发情况处理一下,总之就是呆在实验室几个小时。可能会因为时间冲突摸两节课,但在那边也可以自学。这样一小时给10.6欧,然后因为不同的实验时间不同,就直接平均整合成4.6多一点个小时。也就是去一次,大概给50欧。我的天,这可是比四六级监考给的多哟。每个人估计会被排个四五次,天上掉馅饼啊。

今天收到实验室的回信,让我把前几学期考试成绩给他们,还有之前的实习报告。emmm虽然全过,但分并不算高。嗯,不过,语言嘛,还有语言优势。他们最后也问了我会说什么语言,我上来就中英德日。经过长达一普朗克时间的思考,我发现这届中国人申请这个职位的很可能只有我一人,岂不美哉。如果没有预判失误,参加实习的外国学生中有大量中国人,其中很多语言不好,甚至会因为多次迟到被拒绝实习而和老师大吵大闹。记得曾经自己实习的时候就非常尴尬的被拉去给另一组的一个中国人当翻译。当时内心挺复杂的,那是电器实习,大概就是焊焊电路,装装电线什么的。课间休息回来,发现实验室里聚了好多人。预科的管事也来了,他一来,多半不是好事。见我们一帮子人差不多齐了就问管理实验室的大爷,Wer ist richtig gut? 直译成中文不太方便,弄成英文吧,who is really good. 然后这大爷就把我拉出来了,主管问我德语可以么,我说可以,于是就用德语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有个哥们儿,两次实习没来,然后那天刚好第二次迟到。迟到两次计一次缺勤,三次缺勤实习就挂了。实习挂了意味着要继续留在预科一年,仅仅是做这个实习。这哥们儿肯定一万个不乐意。

能在那么多人里被选出来做翻译,这感觉还是挺怀念的。类似的差事高中以前经常做,但是高中期间,这样展现自我的机会比较少。高中结束后又高度自闭。翻译的过程很顺利,虽然这哥们儿的命运并不顺利。我和他并不熟,只知道他挺有钱,出勤率不太能看。刚来的时候问他借过GoPro录像,某次夜里一起拍过星空。但……并没有发现值得深交之处。公事公办,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很精确的把他说的每个理由翻译过去,又很精确地把老师们找到的逻辑漏洞翻译回来。最后他很遗憾的还是被安排了。

回到实验台,前一秒还在内心夸自己顺利完成了任务,给这些老师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后一秒突然意识到是我幼稚了,我所产生的正效应完全敌不过老师对这整个事情的看法。他们只会觉得中国人喜欢推卸责任,总是不按规矩办事。这种印象,一直在被加深,学长学姐身边,也不乏有这种事情。走出校外,仅仅是排队买鞋,遇到误会,不是第一时间冷静的找到方法澄清,而是急躁的大喊大叫,用脚跺地,矮小的身躯,梳着杂乱的冲天辫,以显得自己高大一分。忽然,他指着那个人,踮起脚,朝着队伍后方大喊“这是种族歧视了啊喂”。同胞们早引以为常,有些声音道“那你报警啊”,“快点啊,别搞了”……

在国内,一方面是生活在大环境中,另一方面是媒体有意思的笔法,坏事儿都能憋出个一两个好处,感觉不到这种外界对国人的看法。但出国不久就能感受到这种毛骨悚然的不适。在国外一直呆在国人圈子,抱团出门,当然是不会有感觉。但若是独自作为旁观者看国人的表现,恐怕就能察觉到这一丝微妙。

我对日本文化很感兴趣,并不局限于二次元,更多的是对风俗礼仪,社会构成还有建筑和设计的欣赏。看到这里,有人说,哇,你不会是个“精日”吧,那你去日本啊! 我不这么认为,小学到高中的语文课本大家多少有读过,文言文背诵起来有些要命,但其内容描绘的正是古代中国的面貌。我相信,和风文化有很大一部分是由古中国流传过去的。有趣的是,我们自己好像更喜欢怀旧。一直存在的东西怎么能叫旧呢,所以先毁了它,这样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缅怀它了。日本的古建筑,即便是修复,也要用原来的技术和相似的材料,看上去很有味道。而国内能享受这种待遇的建筑能有几座呢?好好的古镇,非要推到重建,干净平整的石砖街道,刷着透亮红漆的柱子,仔细一看竟是水泥砌的,在这样的接到中,能联想到的只有盛夏8月正午,近50度高温下,空无一人的街道散发出一股混合塑料烧焦,沥青,油漆的味道。

中国字里有个谦,说到古人,或者是古装剧。脑海中能浮现那种与人相见抱拳恭敬的相互问候的画面。这个文化如果能很好的融入到现在,也许会更好。谦虚低调的待人不是让你闷骚,只是做到彬彬有礼,并能不断地根据场合对行为举止做调整。曾经跟国人朋友谈过这件事,当时我们外出办事回来。上火车前他去买了个烤鸡,说好吃。开始以为他是要带回去吃,没多说什么。但没想到上了火车他就打开袋子啃起骨头来,当时我们坐的位置还是靠近楼梯的竖排座位,比后面的横排双人座高上半米。后面的人不时往这边撇两眼,这感觉就像是站在万人舞台中央被许多激光笔射到眼睛。我急忙提醒他这味道他大了,回去吃不行么。他拒绝了我,并表示就是要他们看着眼馋。看来他并没有get到我的点,我随后就多嘴的举了国人在公共场合说话声过大的问题。他好像突然来了劲,反驳道,德国人给球队应援的时候也在火车里大声唱歌放音乐呀,为啥我们就不能大声讲话。被他当时还搞得一时语塞,只好说,就知道学人家的不好。但其实,到底是不是这样呢。日本网友有个词叫KY,空気が読めない,读不懂空气。这可能才是关键点,直观一点,如果今天是狂欢节,整个车厢都在欢呼,举杯唱歌。这时候要是几个人板着脸,闷声发大财,也不合适。但要是整车都很安静,你一上车,不读空气,继续和朋友大声谈笑风生,周围的人不一定说出口,但心里肯定在想,哎,中国人。

我独自出门的时候九成会被当作日本人,在坐车的时候看书,头发也留的比较长,不怎么说话。我知道日本人其实并不全是这样,但德国人总会根据这样的人设去区分国籍。日韩他们恐怕是真的分不清了。之前说了这么多,最后还是回到主题(噢,我的天啊,竟然还有主题)。理论来讲,如果真把自己当作日本人或者韩国人和外界接触,活得也许会很轻松,用他国的常识来评判自己的行为,以获得认同感。但我并无法这么做,说来有些肉麻,但国籍确实也是某种使命,出生就背负了某种责任。我看到种种并不过分但很中国特色的行为时,无力改变,但记在心里。被人搭讪,问道国籍,我会说是中国。对方会开玩笑地说以为我是日本人,我就问为什么你这么觉得,回答多半就是说感觉啊,安静啊等等他们对于东方文化的遐想。但我觉得这样给别人留下一种,噢,原来中国人也有比较安静的呀,的印象也不错。

无脑的自信是致命的,知道问题所在才能进步。不直面问题,而是各种的避重就轻,自己骗自己有意思么。我也想要有一天能在听到别人批评中国的时候,有底气的微笑路过啊。

评论区

点踩数过多的评论会被枪毙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