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半年没写博客 经历了很多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203 天前,最后修改于 203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气。

现在是凌晨两点二十一分,正在导出一个简单的视频项目。
先简要说说这段时间发生的大事件。
4月底,工作室接到了某知名开放世界游戏的TVC拍摄需求,当然不是公司直接找到我们,是承接项目的广告公司找德国的制片团队。虽说这方面的经验不算充足,但我们一致认为这是跨入TVC大门的重要一步。于是开始为这个项目投入大量精力,勘景,过脚本,申请场地。

然而到了五月中下旬,因为场地迟迟没能等来回复,广告公司单方面委托了本地另一家华人公司来申请场地等。为了避免被完全踢出局,我们也做了最大程度的让步,当时讨论下来是低价做一些现场比较累的职务,这样相比请德国人会给广告公司省下很多钱。
但这其中有个比较尴尬的问题,我们的场地申请并没有被拒绝,只是还在处理中。片子计划6月中开拍,现在临近拍摄冒出来一个同行说能拿下场地。这场地归市政管,有公开的官方的申请途径,既然我们现申请了拍摄日的场地,别人咋可能保证拿得下来呢。我们出于好意,把这个情况告知了广告公司,并告诉他们申请有规定的时间。现在距离拍摄日的时间不多,另一个团队未必能赶得上。
过了几日,我们还真就拿到了许可,不过广告公司那边还是让我们取消了申请,说另一个团队会负责。这就是一切的起因。好在当时管理我们公司邮箱的人也是魂不在线,少发了一封邮件,一个场地的申请还在。
6月的展会拍摄业务挺多,我们都没闲着,大项目没能做下来固然遗憾,但压力也少了许多,安心拍小业务也挺好。
结果好家伙,就在我们认为一切尘埃落定,接下来可以按部就班的做好分内事的时候,一个国内打来的语音电话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宁静。之前他们换的新团队吹得挺好,啥也没干成,直接润了。

如果我们不接手,那这活就彻底凉了,之前的投入全都打了水漂。当时做了一个现在看来错误的决定,我们好心接下了这烫手山芋。
此时距离原定的拍摄日只有七天,广告公司的人也要从国内过来,机票都订好了,箭在弦上不可不发。广告公司自作聪明把事儿搅和成这样,也没敢多和导演还有甲方说明。

说到这儿我开始有些PTSD,那一周绝对是我度过最漫长的一周。因为拍摄地离家还有一段距离,晚上忙完都一点多了,还得开40分钟高速才能到家。开始几天硬撑着,大不了开慢点,三点多勉强能躺上床,早上六七点起来一刻不停的又出门。再加上前脚刚从慕尼黑展会回来,在那边为了省住宿,住的极简漏。给大家看张图。

Snipaste_2023-10-29_03-10-41.jpg
Snipaste_2023-10-29_03-10-41.jpg

没错,就睡没床垫的床。头一晚睡上头,这木框架睡着跟受刑一样,第二晚开始直接把这床板撤了睡地下的木盒子里。以背包为枕头,以外套为被子,就这样三天。然后一刻没停的就回去忙TVC的项目,晚上3点多回到家只想睡觉,这已经连续多少天连个洗澡的机会都没有。越是临近拍摄,事情越多。凌晨独自开高速有些顶不住了,有些时候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睡着了,好在我对我自己有数,真不行了就减速,然后到就近的服务区,停车,拧下钥匙仿佛也给我自己熄了火,系着安全带直接就睡着了。到了早上五点,继续开回家取完东西又出门。
那么结果我们真做到了,虽然往后延了几天开机,但是片子是拍成了。然而之后广告公司又整了些幺蛾子,不是重点,懒得提了。
最大的问题是,钱。

拍广告,钱真是像在燃烧。拍的过程中广告公司给钱就非常拖,拍摄结束后,一堆账单等着支付,对方开始摆烂。好在当时只有一部分合同签在我们自己公司,账单逾期有滞纳金,我们公司现借钱垫上了。如果广告公司不给尾款,这个项目大约会净亏小十万,要钱的过程真是让我见识了社会的险恶。到目前,还是没要到,起诉流程会走得很长。但是我们会走到底,就像完成这次几乎不可能的拍摄一样。

这个广告拍完,我实在累坏了,刚好几年没回国。便回国待了两个月。除了回老家,自己坐绿皮车环了小半圈中国。看了很多,学了很多。在深圳见了以前拍摄认识的客户朋友。
我感觉在这段时间里我几乎没什么写作的欲望,只是用相机记录着眼前看到的一切。

直到……九月份回来德国。工作室出现了一些大的变化,看来我不在的日子里工作室也发生了不少事。人心不可测,实在寒心。
这次是由内感受到的现实,这几个月,属实是让我看清楚了现状。

这倒不全是坏事,以前有时还不知道力往哪儿使,现在有方向了。
唉,长时间不写东西,思绪都是乱的,想到哪儿说哪儿,争取多记录记录这个过程吧。

评论区

已有 4 条评论


坚持更新的大佬

佩服!回国呆两个月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就回国呆了两周,难受得不得了,每天度日如年

FKUN FKUN 回复 @springwood
1 0

几乎一直在路上,时刻观察记录。